肉棒快速抽插花穴 _特稿精选|智慧医院还有多远

"特稿精选|智慧医院还有多远

导读

机器人通过了临床执业医师笔试,以医疗AI为核心的“智慧医院”批量登场??医疗AI取代医生指日可待了吗?“智慧医院”何时形成可复制的商业模式?

特稿精选|智慧医院还有多远

2017年3月16日,北京301医院门诊大厅,智能导诊机器人“小曼”为就诊人员提供指导就医、引导分诊、介绍医疗保健知识等服务。

文|财新记者 李妍

过去的一年,AI(人工智能)概念获得了商业大爆发。作为公认的人工智能最有现实应用价值的领域之一,医疗与AI的联姻吸引了各路玩家:阿里、腾讯、百度三巨头,以及科大讯飞、东软等都在全国跑马圈地,不同内涵的“智慧医院”拔地而起,“颠覆传统医疗”再掀新一波浪潮。

2017年11月6日,科大讯飞与清华大学联合研发的“智医助理”机器人参加2017年临床执业医师综合笔试评测,超过了合格线96分,成为全球首个通过国家临床执业医师笔试的机器人。

一个月后,科大讯飞与山西省人民医院签订协议,共同建设基于医疗AI的“智慧医院”,落地智能语音电子病历平台、云医声移动医护平台、智能导诊导医交互系统、人工智能医学影像辅助诊疗中心、“智医助理”等系列产品。

这是科大讯飞建设的第二个“智慧医院”样本,也是科大讯飞首次走出大本营安徽,到临近省份跑马圈地,这一举动被视为科大讯飞开始将“智慧医院”模式在全国复制。

阿里巴巴也在浙江、江苏、上海等地积极布局。2017年10月,阿里健康与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(下称浙一院)共同申报“医学人工智能浙江省实验室”,开发人工智能医生助手等项目,与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(下称浙二院)合作研制提供医生学习培训产品“虚拟病人”,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(下称新华医院)共同打造基于大数据、云平台、全流程移动支付的“智慧医院”。

几乎同时,在医疗领域多有积累和投资的腾讯将触角伸进了阿里的腹地。

腾讯与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、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合作打造“智慧医院”,与浙江省人民医院合作成立“人工智能医学联合实验室”,并称将树立“互联网+智慧医院”标杆。腾讯将腾讯觅影等医疗AI项目,以及就医流程优化项目、微信医保支付、微信新农合支付等产品打包作为“互联网+智慧医院”解决方案。

试水者们赋予“智慧医院”不同的定义。科大讯飞将基于医疗AI平台的医院称为“智慧医院”;更早涉足医疗的阿里健康将医疗AI系统称为“Doctor You”,将“阿里系”旗下的所有医疗项目打包,以模块方式提供整体解决方案,称为“智慧医院”;腾讯的思路与阿里健康类似,“智慧医院”更像腾讯旗下“互联网医疗工具+移动医疗+医疗AI”的综合性产物。

无论在概念上更专还是更宽,医疗AI和“智慧医院”都被赋予极高的期望值——不仅要对传统医疗服务进行升级改造,甚至应该对整个医疗体系进行颠覆重建。那么,医疗AI是否真能取代医生?“智慧医院”到底能实现什么?它能否成为一个成熟的商业模板?

虚拟医生与虚拟病人

辅助诊断是AI目前在医学领域应用最深入的部分,也最富含金量。科大讯飞推出了“智医助理”机器人,阿里推出了“ET 医疗大脑”,百度推出了“医疗大脑”,与此同时,医疗AI能否颠覆传统医疗甚至取代医生的争论从未停歇。

最受业界关注的,是科大讯飞与清华大学联合研发的“智医助理”机器人。2017年11月6日,这款机器人参加了2017年临床执业医师综合笔试评测,取得了456分的成绩,超过了合格线96分,在全国53万名考生中属于较高水平。这是全球首个通过国家临床执业医师综合笔试测试的机器人,也被视为AI在医学领域中得以应用的标志性事件。

这是否意味着机器人已经具备了执业医师的能力,再通过临床实践技能考试就能够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?医疗AI取代医生指日可待?

更多的是质疑声。有批评者认为,“智医助理”不过就是一个考试型机器人,通过建立题库,搜索“刷题”就可以通过考试,含金量并不高。

影像较量

“帮医生看片子”的影像识别业务是AI在医疗领域的绝佳切入点,一方面,医疗行业约有九成的数据源于医疗影像,是医学体系的基础;另一方面,医学影像本身客观、可量化,同时数据现有存量大,也更符合深度学习的要求。

但这一领域很快聚集大量厮杀者,几乎所有医疗AI公司都在积极布局影像筛查业务,在全国范围内形成跑马圈地之势。

2017年11月15日,在科技部召开的“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暨重大科技项目”启动会上,百度、阿里云、腾讯、科大讯飞都被列入“国家队”名单。其中,在医疗AI领域,“依托腾讯公司建设医疗影像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”的说法,让腾讯在这场争夺战中拥有了更足的底气。

特稿精选|智慧医院还有多远

打造“智慧医院”

医疗AI刚起步,距离“颠覆”传统医疗距离尚远,但“改造”传统医院的就医流程和医疗服务已经颇具成效。2017年,各大巨头纷纷打造自己理解中的“智慧医院”,并以此为核心,试图辐射全国,建立一个全新的医疗服务体系。

科大讯飞的第一个“智慧医院”样本是在中国科技大学所在地安徽。2017年8月,科大讯飞与安徽省立医院共建“智慧医院”,其脱胎于2016年6月双方共建的“医学人工智能联合实验室”,实验室所研发的医疗AI产品在安徽省立医院得以应用,并辐射至安徽50家医院及基层医疗机构,每日在线实时提供人工智能辅助诊疗服务。四个月后,科大讯飞又与山西省人民医院签约共建“智慧医院”。

这两个“智慧医院”样本中,除上文提及的“智医助理”和医学影像辅助诊疗系统,科大讯飞还以自己的传统优势——智能语音技术为切入点,打造了语音电子病历产品“云医声”。

这是一款能有效提高医生医学文书工作效率和病历质量的产品。在诊疗过程中,医生通过口述就可以实现病历的结构化录入,“云医声”通过人工智能语音识别、自然语言理解技术,结合能够过滤掉嘈杂环境并进行远场识别的定向麦克风,就可以完成“口述病例”,在简单修改确认后,即可完成电子档保存。

谁是平台?

无论是腾讯、阿里这样的互联网巨头,还是技术公司科大讯飞,大家都有一个平台梦,将更多外部伙伴引进来,构建完整的医疗生态体系。但同时,它们也都已经拿出了包括影像筛查、医疗流程优化管理等在内的成熟产品,与创业型公司形成正面竞争。

这无疑会引起创业公司的不满。“如果想做平台,就不能什么利润都吃。”一位医疗AI创业公司高管对财新记者表示,他们不愿加入任何一家的阵营,在他看来,如果想做平台,巨头就应该在基础架构上下功夫,如图像识别、语义理解、医疗知识库构建等,而不是在终端产品上与创业公司抢夺蛋糕。

“有竞争才有进步,而且医疗行业有自身的特殊性,包括医疗服务严肃性、后果严重性,是需要大公司来承担责任的。”陶晓东认为,创业公司有创新想法,科大讯飞作为大公司进入医疗行业有长期的战略耐心,包括大量资金投入、团队建设和时间等待。科大讯飞有意通过AI为切入点进入医疗行业,但不是做所有病种和产品,而是与第三方团队共同完成生态建设。

(以上为内容节选,全文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购买单篇,限时有效

热门文章:

药还怎么审

药房托管落幕

他们为何吃药成瘾

国产肿瘤免疫药圈地

肿瘤用药基因检测乱象

争议国家版辅助用药目录

带量采购动了医院的奶酪

一种误诊漏诊率近9成的疼痛

为什么每年走失50万老人?

压床:ICU不能承受之重

死在旅居养老路上的老人

心血管疾病中的“癌症”

在中国研发孤儿药

百白破疫苗忧患

尘肺病案中案

变色的“淡蓝

罕见病移民

版面|赵今朝 刘紫霜

本文首发于财新网

我们坚持并尊重原创版权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

转载授权、投稿及爆料请联络财新健康管理员

邮箱:denghuiliu@caixin.com

"